“关键是一点,我们要聚焦成功的一点,不要把面铺得太开。铺开了就分散了力量,就炸不开‘城墙口’,形不成战斗力,这是‘鸡头’在作怪”,他说。